成版人抖音

夜杭的话并没能够让千陨觉得宽慰不少。

很多时候就是这样,哪怕道理就是道理,但若是不是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去发展,那就依然不会让人觉得宽慰。

千陨知道大局为重,所以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不管怎么样,也等不到缺月了,就是今天了。”

千陨蹲着身子,眉毛轻轻拧成一个结,手中动作却是很利索,给小腿绑上缚带。

夜杭点了点头,“伤没好的那些,就不跟着你一起去了。”

千陨抬眸看他一眼,“我不带什么人过去了,你带他们来吧,我得先过去。”

他语气里没有半分商量,显然是已经决定好了。

夜杭不太同意,眉头紧紧凝着,“这怎么行?忙活了大半个月,收拢这些人马,不就是为了这时候派上用场的么?”

千陨摇摇头,“情况有变了,也就不能按照原计划来了。”

千陨已经绑好小腿上的缚带,一双笔直修长的小腿套进长及膝的靴子里。

然后垂眸抬肘,将绑带一圈圈好好缠在了手上。

美女俏丽棚拍灵动尽显

这才将袖子放了下来。

一头长发早已经在脑后束好了。

“你带着他们过去,我先过去。”

千陨显然已经决定好了,一身黑色的衣服衬出利落笔挺的身形来。

夜杭显然有顾虑,不太赞同他也独闯敌营,那如果是个陷阱,阿回已经贸贸然跑进去了。

要是千陨再进去,那他们就更被动了。

看出夜杭的顾虑,千陨凝眸看他一眼,“别想了,师父,的确让他们狗咬狗是目前最好的办法,但是,回儿已经被带走过一次了,我还不想她再被带走一次,更何况,这次还有我儿子。”

夜杭听出了千陨这话里头的意思,是啊,上一次阿回被带走一走就是两年没得相见,这一次还连着燃儿一起,让千陨坐视不理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吧。

夜杭只能点了头,“那,你要处处小心,贸然深入敌营,而且肯定是有陷阱的敌营,你一定得小心。”

千陨应了他,“我一定处处小心。”

语毕,他已经手指一捏,冰蓝色的云涯灵剑已经朝着他手中窜了过来。

“那我走了。”

千陨按了按夜杭的肩膀,“其他人就交给你了,多加小心,只是,摩罗忙于对付回儿和燃儿,想必近来灵界其他地方都会太平许多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旁边忽然传过来一个轻轻的声音,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转眸就看到那个身材高挑矫健的灵族女子,已经朝着这边走上来两步,到了千陨和夜杭的面前。

是茱萸,她始终忧心忡忡的样子,从燃儿被抓走之后,从叶风回没回来而是直接前往天空之城之后。

她就一直忧心忡忡的。

她知道灵族密殿的秘密,而且也告诉了叶风回。

所以茱萸依稀猜到,摩罗绝对是为了想要知道知道灵族密殿的秘密,而抓了燃儿做做人质的。

所以不管怎么样,她都得一起去的。

自己的本事不够,独自潜进天空之城的危险性很大。

但是若是能够和千陨一起去的话,千陨的实力,她还是很相信的。

“……”

千陨不语,只转眸看了她一眼。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就可以。没必要跟着我以身犯险。”

千陨声音淡淡的,已经将云涯往腰间一挂,自从通灵之后,这柄有些小矫情的灵剑,就很少会愿意去纳物袋里待着了。

“我在天空之城生活了很长时间,里头的地形我很熟,我们灵族的城市和人类的城市不太一样,成版人抖音路不太好认。”

茱萸看出来他的拒绝,赶紧说了一句。

千陨听了这话似是有些犹豫,眉头浅浅皱了一下。

目光在茱萸脸上落了一眼,似是思索,而后目光澄明了几分。

看向她,“好,那你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茱萸点点头,“那我去和队长他们交待两句。”

转头走回了灵族的队伍里。

好些灵族受了伤,也是因为邪修灵力里头淬杂的魔力属性太能克制他们。

所以虽然伤不致死,但都需要恢复时间。

茯苓也是这伤员中的一员,只不过他比其他灵族恢复得都快多了。

倒并不是因为他的灵力就和其他灵族有什么不同。

而是因为燃儿先前出手对他和小红的疗伤,那些邪修的生命力,全部借由燃儿的手,导入到了他和小红的身上。

所以他的恢复速度才快了许多。

茱萸过来的时候,茯苓靠在一棵树下,正转眸看向旁边,吩咐着,“给那只焰狐好好治疗。”

“队长放心。”说话的是半夏,她依旧怯生生的样子,说话声音也不大,“焰狐恢复得很好。”

茯苓这才轻轻点了点头,转头就看到茱萸已经走过来。

蹲在了他的面前。

只是,茯苓却看出来,茱萸的表情有些严肃。

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情么?”

茯苓其实并不了解茱萸,从天空之城逃出来的时候,这个忽然加入他队伍的女子,既不是灵族正规军出身,又来路不明的,但是是同族,倒也就一直留在了他的队伍里。

她没有什么太亮眼的表现,也没有什么太出格的失职。

存在感不是特别强,安安静静的一个姑娘。

但此时她脸上的表情,却让茯苓不得不多注意了几分。

茱萸像是变了个人一样,素来安静的眉眼里,多了威严。

茯苓的眉头浅浅皱了起来。

“我要去天空之城了,你们一行人,好好跟着大队伍,态度客气点,不要再像之前一样了。”

茱萸的声音沉着,语气严厉。

茯苓愣了一下,眉头皱得更紧,“你在说什么?茱萸,你说话太放肆了,我好歹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就戛然而止,目光定定看着茱萸摊出来的手掌。

她细白的掌心里,一个图纹陡然浮现出来,闪着绿色的光。

“你是王庭正规军,想必能认出来,这是什么吧?”

茱萸的声音淡淡的。

茯苓一手就撑起身子来准备行礼……

目光很是恭谨,看着她手中闪亮的绿色图纹,那是长老殿的印牌。

这个年轻的女子,竟是……长老殿的人?

看着茯苓的动作,茱萸手掌一收,“不要声张,记好我之前的话就好。”

About the author

头像